(SeaPRwire) –   北京2024 年 2 月 1 日——如果員工下班後繼續回復工作相關訊息,這樣是否應視為加班?這個問題並不好回答,特別是考慮到中國的就業市場競爭激烈,以及互聯網巨頭的員工已習慣 996 工作文化。

下班後繼續透過社交媒體平台工作,也被稱為「隱形加班」,近年來已成為中國熱門的討論話題,因為這種現象由於經濟的快速發展以及社交媒體應用程序的廣泛使用而變得普遍。

特別是在 COVID-19 大流行期間,網際網路的無處不在將公司和員工連接起來,使線上溝通和協作變得方便,並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

然而,從法律角度來看,很難定義「隱形加班」的構成因素以及邊界,這讓員工很難要求支付加班費。

不過,在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年度工作報告中詳細描述的一個案例中,一名員工成功地起訴了她的雇主,並因下班後透過社交媒體應用程序工作而獲得賠償。此案引起廣泛關注,被譽為中國司法體系主動作為的典型案例。

根據北京日報的一篇報導,在北京一家科技公司工作的李姓員工起訴她的雇主,理由是她在下班後完成了加班工作。她聲稱自己在下班後繼續透過微信或釘釘等社交媒體平台與客戶和同事溝通,並要求在此期間支付額外的服務費用。然而,她的公司辯稱這不屬於加班工作。

北京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後裁定,李某利用下班時間、休息日和節假日使用社交媒體進行工作,已超出單純的溝通範疇。這項工作的性質以使用社交媒體平台的定期性和規律性為特徵,有別於偶發的和偶然的溝通。應視為加班工作。據此,法院判決公司應向李某支付30,000 元 (4,179 美元)的加班費。

該判決還提出了「從事實質性勞動」和「顯著佔用時間」的原則作為判斷「隱形加班」概念的標準,這符合數位時代勞動形式的變化趨勢,並保護了工人的合法權益。

業界人士和專家讚揚此案是積極探索努力,試圖定義和澄清「隱形加班」的概念,這為中國工人注入了信心,並為中國在新的時代推動法治樹立了榜樣。

「隱形加班」被法律認可

最高人民法院、中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和全國總工會於 1 月 25 日聯合發布的 13 起工資拖欠典型案例中,也包含了一個類似的案例。

在這個案例中,一名在文化媒體公司工作的員工,也姓李,起訴公司拖欠加班費。當地法院根據李某提交的微信賬戶證明,認定李某在三個休息日工作,並命令公司向李某支付5,517.24 元的加班工資。

最高人民法院解釋說,當地法院根據工人休息時間的參與情況,考慮加班工作的頻率、時長、工資標準和工作職責等因素,作出此判決。法院的判決依法保護了工人的合法權益。

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專家王天宇在週三發表的一篇評論文章中說,線上工作仍然是在雇主的監督和指導下進行的勞動。這一案例敦促雇主明確加班的界限,並了解其法律後果。

法學專家表示,當前關於「隱形加班」的熱烈討論也成為增強中國工人法律意識的一個好機會,讓越來越多的人了解自己的合法權益,學會保存證據以維護自己的權利。

他們說,在實際工作中,他們以前也處理過很多類似的案件,而這個案件之所以引起公眾關注,是因為這是一家法院首次在判決中納入「隱形加班」的概念。

它的意義在於兩點。首先,在司法觀點上,承認了「隱形加班」的存在。其次,在方法論層面,它為比較準確地認定「隱形加班」提供了參考。過去,「隱形加班」更多的是一個輿論話題,但這個案件的判決已在使其成為一個法律概念方面邁出了一大步。

北京一家律師事務所的律師沈濱蒂與《環球時報》分享了一個案例,在該案例中,法院裁定員工透過電子設備(例如即時訊息)提供的證據證明進行了加班工作。

沈律師認為,在法院工作報告中放入「隱形加班」一詞,特別是在當前數位時代,將對法律普及和相關教育產生非常積極的影響。

沈律師說,這個案例讓許多員工意識到,他們在周末的線上工作可以被定義為加班。「它鼓勵更多人更好地了解法律並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但專家也指出,要將個別案例判決中的概念澄清為公眾所期望的明確法律規定,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法治建設新舉措

除了處理「隱形加班」問題外,中國司法部門還一直在努力解決拖欠農民工工資等一些長期存在的問題,特別是考慮到中國農曆新年或春節即將到來。

他們積累了更多經驗,並探索了可能應用於更多領域的部門間機制,以有效保護工人的利益。

近期《工人日報》報導的一個案例中,西北陝西省寶雞陳倉區60歲的農民工付克興,在多個地方當局(包括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檢察院、法院和工會聯合會)的持續努力下,終於透過「123N」訴訟前權益保護聯動模式追討到了拖欠他五年的6,000 元工資。

該模式包括「一窗受理、雙向服務、三級網絡、多方協作」。

「一窗受理」是指以勞動監察和勞動仲裁為窗口,受理各類勞動爭議,結合司法援助與工會權益保護,對不同的案件進行分類分流,交由相應機構。 「雙向服務」是指堅持「普法與提供法律援助和幫助」的雙向服務。

根據《工人日報》於1 月 24 日報導的統計數據,自「123N」模式實施以來的兩年裡,陳倉區已對農民工開展法治教育活動 43 次,舉行各類講座 50餘場,並在 245 起案件中提供了法律援助。

本文由第三方廠商內容提供者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對此不作任何保證或陳述。

分類: 頭條新聞,日常新聞

SeaPRwire為公司和機構提供全球新聞稿發佈,覆蓋超過6,500個媒體庫、86,000名編輯和記者,以及350萬以上終端桌面和手機App。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韓、法、俄、印尼、馬來、越南、中文等多種語言新聞稿發佈。

他們已收到 4,288 通電話和走訪,處理了 1,734 起投訴和舉報,追回 2366.9 萬元人民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