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inal Night Of Taylor Swift | The Eras Tour - Los Angeles, CA

2014年冬天,紐約市的天氣格外寒冷。人行道上結滿了冰,成為隨時可能發生意外的危險地帶。但在公交站牌和地鐵廣告牌上,不斷出現一句簡單的口號:「歡迎來到紐約。」這句話背後的人是泰勒絲,這座城市新任的「全球歡迎大使」。《歡迎來到紐約》也是泰勒絲第五張專輯《1989》的開場曲,這張專輯於同年10月27日發行,立即引起熱議並登上各大排行榜。

這是一場完美的營銷活動:紐約,所有時尚事物的首都,迎接泰勒絲,美國鄉村流行歌后。泰勒絲透過這次活動明確表示,她的事業已進入新的階段。泰勒絲最近從納什維爾搬到曼哈頓的明亮街頭,定居在一個時尚的下城社區,經常被拍到。在她事業的第十年,她似乎渴望紐約這座城市能帶給她的再造機會。這是一個重要的人生轉折點,許多年輕女性都曾以此尋求新的、光鮮亮麗和獨立的美國夢。但對泰勒絲來說,《1989》代表的不僅是個人節奏的改變。這張專輯改變了她的事業—以及整個音樂產業。

1989確立了泰勒絲不僅是一位有長久力的藝術家,也是一位以自己的條件創作音樂的巨星。九年後,她再次發行這張改變遊戲規則的專輯,作為她錄製自己全 discography「泰勒絲版本」項目的一部分。原因是所有權。在四年前,她前六張專輯被非自願出售後,泰勒絲決定重新錄製自己的專輯,重獲大師。這次回顧記憶的旅程很成功,讓她有機會重新訪問她的熱門歌曲,重新修改某些歌詞,分享額外的未發表歌曲,並吸引人們注意她作品的廣度,而不僅是最近的作品。她在2023年破紀錄的Eras體育場巡演和10月中旬上映的大片紀錄片Eras中陸續重發專輯。這次在年底再次發行《1989 (泰勒絲版本)》,不僅是重溫過去,更是重返近十年前她如何在流行音樂領域站穩腳跟的回憶。即使泰勒絲也認為,這是她的一個轉折點,無論在藝術上還是個人生活上。她當時告訴《Billboard》雜誌:「我把這張專輯視為我的重新出發。」

音樂

2014年4月,泰勒絲在紐約帝國大廈頂層直播中宣布了這張專輯。她在現場表演了專輯首支單曲「Shake It Off」,這是一首純粹的流行小品。預熱活動——包括熱門雜誌封面報導和為精心挑選的粉絲舉辦的私人試聽會——展示出泰勒絲在營銷和個人化方面的才能。這不僅是另一張專輯,更是一場盛會,承諾將超越之前廣受好評的專輯《Red》,在主流市場上取得更大成功。

《1989》不僅是鄉村歌手向當代流行音樂的進化。它也是對自己個人生活和藝術實力的質疑的回應。這同時也表達了一種強烈的身份認同,以自信燦爛的笑容展示出來。泰勒絲找來流行音樂最知名的製作人助她完成這個重要的下一步:瑞典天才馬克斯馬丁和雪貝克、格雷格庫斯汀和萊恩泰德等打榜製作人,以及樂隊fun.的傑克安東諾夫,後者將成為泰勒絲最積極的創作夥伴。「過去,我總是試圖確保自己同時在兩個不同流派保持影響力,但這次我只需要考慮一個流派,這在創作上是一種解放,」她在2014年告訴《Billboard》雜誌。「能夠誠實地表達自己在創作什麼感覺很好。」

結果是16首歌曲,內容涵蓋了感人的愛情歌曲(「This Love」)、力量頌歌(「Shake It Off」、「Blank Space」)和浪漫的耳膜殺手(「Wildest Dreams」、「Out of the Woods」)。這張專輯也預示了她後來在2017年《Reputation》專輯中採用的斷斷續續強烈節奏(「I Know Places」),以及在《Folklore》中試驗的柔和風格(「Clean」)。年輕女歌手通常很難擺脫流派或音樂類型的定型印象:在《1989》中,泰勒絲明確表示,她更希望通過全方位的音樂風格和製作風格來表達自己。

音樂視頻也呈現類似的多元化敘事和對流行明星偶像崇拜的知性致敬。泰勒絲不怕開玩笑地取笑自己,為一種新的明星形象敞開大門,她明白笑點所在。在面部修飾和性感自強的十年,這種風格真誠而新鮮。

開創新紀元

但《1989》發行當時,泰勒絲的立場不僅限於音樂。她也明確表態支持音樂創作者的經濟利益,並警告流媒體服務對她事業未來的威脅。去年夏天,泰勒絲在《華爾街日報》撰文,抨擊流媒體有限的付費模式對音樂的貶值。就在《1989》發行前,她從Spotify下架了整個專輯,進一步表達不滿。結果帶來了經濟效益——聽眾只能以傳統方式購買《1989》,而非通過流媒體少量付費。但有評論人認為,泰勒絲是否真的需要這樣控制自己的音樂?她堅持自己的立場,直到2017年才重新上架Spotify。(音樂人通過流媒體獲利的挑戰至今仍未解決。)

「我認為藝術本身應該有其價值,」泰勒絲在2014年接受《TIME》專訪時表示。「大家都在抱怨音樂銷量下滑,但沒有人改變做法。」泰勒絲是少數同時在商業和專業評價上取得成功,能夠採取這種激進舉動的藝術家;其他選擇保持專輯不上架流媒體的藝術家,很快就從話題中消失。但泰勒絲將自己定位為行業領袖,自任保護同行音樂人的角色。就像最近的重新錄製作品一樣,她的努力似乎旨在把音樂產業從剝削創意的地位引導到更合理地報酬創作者。

如果泰勒絲的新專輯不成功,以上內容就毫無意義。但事實證明,《1989》在各個層面都取得成功。它獲得了10項葛萊美獎提名,包括專輯獎和其他兩個獎項。這張專輯也登頂公告牌專輯榜,在前十名停留了很長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