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e Kroupa 在《情殺夢魘》

(SeaPRwire) –   警告:此文章包含《情殺夢魘》的劇透內容。

Netflix 原創影集《情殺夢魘》的核心劇情圍繞一場悲劇性的愛情糾葛——開頭內容並未揭露故事全貌,容易讓人誤會。 

2 月 9 日上映的《情殺夢魘》重現了汽車技工 Dave Kroupa 如何陷入一場線上約會惡夢,最終導致他被跟蹤、騷擾多年,甚至縱火、謀殺。此紀錄片由導演山姆·霍布金森(作品:《紐約恐懼年代:黑幫大戰》)拍攝,多次訪問 Kroupa、執法人員及其他主要關係人,在影片中重建這起罪行的來龍去顧。 Kroupa 甚至在許多情節重現片段中親自飾演自己。

此紀錄片還述說了一個令人震驚的曲折情節,若你對這個故事並不熟悉,可能會讓你震驚又難以置信。霍布金森表示:「我們從 Dave 的觀點開始講述這個故事,他發現自己身陷謊言的陷阱之中。」。「我希望故事劇情 somehow 能反映出這種困惑,以及他最後發現真相時完全無法置信的心情。」

《情殺夢魘》在講述什麼?

2012 年,單身不久的 Kroupa 搬到內布拉斯加州的奧馬哈市,並加入線上約會網站 Plenty of Fish。不久之後,他收到當地女子珊娜「麗茲」戈利爾的訊息,兩人很快就展開熱戀。Kroupa 表示,這段戀情並沒有任何牽絆,因為他最近剛結束與艾美·弗洛拉的長期關係,她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因此當 Kroupa 後來在自己的汽車維修廠遇到住在愛荷華州馬其頓市、距離他家一小時車程的珂莉·法弗,並發現她在網站上也有個人資料時,他開始與她約會。 

Kroupa 第一次邀請法弗到他家過夜時,發生了一起「尷尬」的遭遇,戈利爾突然出現,說她需要拿放在他公寓的東西。Kroupa 解釋了情況,法弗決定離開,讓戈利爾能進到屋內。但根據 Kroupa 的說法,兩人只是在法弗離開時與戈利爾「對視了 3 秒」,僅僅如此。

Dave Kroupa 在《情殺夢魘》

兩人開始交往約 2 週後,Kroupa 於 2012 年 11 月 13 日早上讓法弗待在他家,並外出上班。幾個小時後,他收到法弗發來的奇怪簡訊,內容是他們應該搬去同居。他提醒她,他們已經討論過要低調處理這段關係,結果收到一連串訊息,說她恨他,他毀了她的人生。

當他回家吃午飯時,發現法弗似乎已經帶走她所有的東西並離開了。幾天後,Kroupa 開始收到越來越具有威脅性的簡訊,例如:「我要毀掉你關心的事物」和「你的生活將被毀掉」。

自此之後,情況開始迅速失控。在接下來的四年中,Kroupa 及其親朋好友遭到各種形式的騷擾,包括來自 40 多個不同電話號碼和無數電子郵件別名的威脅訊息。法弗似乎特別針對戈利爾,她的車被劃花了,房子也被燒毀(導致她的寵物全數死亡),還有其他事件。

騷擾事件開始後不久,Kroupa 就向奧馬哈警察局尋求協助。但有一個主要的問題一直困擾著這個案子:自從 Kroupa 於 11 月早上讓她待在公寓後,就沒有人見過法弗。2013 年 1 月,Kroupa 在他家附近的停車場發現法弗的車,但警方搜索後只找到一個指紋,不屬於法弗也不是聯邦調查局全國資料庫中的任何人。

在法弗從 Kroupa 的公寓消失後的幾天裡,她的母親南希·雷尼也開始收到奇怪的訊息,其中包括法弗說她要搬到堪薩斯州找新工作,並且會聯絡她以便接回她 15 歲的兒子馬克斯。雷尼表示,這讓她「完全摸不著頭緒」,並在三天後向波塔瓦塔米縣警長辦公室提出失蹤人口報案。但當雷尼告訴警方法弗已被診斷出躁鬱症並正在服用藥物時,據說他們就停止認真看待這起報案。

警長辦公室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本局] 認真看待所有失蹤人口報案,無論相關情況如何。」「初期調查期間掌握的證據尚無定論,但我們並未放棄。」

珂莉·法弗怎麼了?

《情殺夢魘》以令人震驚的方式揭露,法弗就在 Kroupa 開始收到來自她電話號碼的奇怪訊息的同一天被謀殺,凶手正是戈利爾,她還繼續策劃針對 Kroupa 及其親人的騷擾行動。她甚至遠至燒毀自己的房子。 

這個案子的重大突破始於波塔瓦塔米縣警長辦公室的吉姆·多蒂警曹和瑞恩·阿維斯警員在 2015 年春季接手調查,並決定重新仔細檢視 2013 年從 Kroupa 和戈利爾手機下載的內容。在數位鑑識專家托尼·卡瓦警佐的協助下,他們在戈利爾的手機中發現一張法弗的汽車照片,照片拍攝時間早於警方起獲該車的 1 個月前。

《情殺夢魘》中顯示珂莉·法弗謀殺罪證

多蒂告訴美國廣播公司,「不知為何麗茲早在執法人員之前就知道珂莉的車在哪裡。」「我們在手機下載的內容中發現的另一件事是,有人曾撥打法弗住所的 6 通電話。這通電話使用了 *67 前綴來隱藏電話號碼,所以麗茲總共撥打 6 次電話給法弗。這對我們來說沒有道理,因為她說她只在一次經過時見過珂莉。」

這個案子的線索開始拼湊起來,但同時,戈利爾開始試圖陷害弗洛拉,把所有發生的事都歸咎於她。她甚至朝自己的腿開槍,並 दा稱是弗洛拉攻擊她(不知道弗洛拉在那個晚上有不在場證明)。戈利爾的故事開始瓦解,但最後讓她落網的最後一根稻草是,警方獲得戈利爾的一台平板電腦,裡面有一張記憶卡,上面有法弗的屍體照片。戈利爾於 2016 年 12 月被捕,警方指控戈利爾在法弗的車內刺死她(警方在進行更詳細的後續調查時發現了血跡)後,把她的屍體棄置。

本文由第三方廠商內容提供者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對此不作任何保證或陳述。

分類: 頭條新聞,日常新聞

SeaPRwire為公司和機構提供全球新聞稿發佈,覆蓋超過6,500個媒體庫、86,000名編輯和記者,以及350萬以上終端桌面和手機App。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韓、法、俄、印尼、馬來、越南、中文等多種語言新聞稿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