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ltan Al Jaber at the Emirates Palace hotel in Abu Dhabi

(SeaPRwire) –   在阿布達比的Emirates Palace酒店喝一杯卡布奇諾,可以一窺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風情。每杯約25美元,是一杯高品質的咖啡,但上面灑滿的金粉才是它的主要賣點。酒店每個角落都散發著奢華:從地板到天花板都是大理石,超過1000個水晶吊燈,金邊裝飾,還有多家米其林星級餐廳。

就在對面是造就這裡奢華,也改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從荒涼沙漠地帶變成人均GDP(按購買力調整)高於美國的國家的巨大財富來源:阿布達比國家石油公司(ADNOC)。與奢華的酒店相比,這棟玻璃摩天大樓外觀精緻但實用,辦公室設計簡潔,幾乎有些樸素。員工和訪客都以保守的穿著配合公司13頁的著裝守則。

我11月底前往阿布達比,不是為了啜飲帶金粉的卡布奇諾,而是為了訪問蘇丹·阿爾-賈貝爾(Sultan Al Jaber)博士。他從經濟學家轉任再生能源行政人員,再轉任ADNOC首席執行官,目前負責主持12月在杜拜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8)。大會舉辦之際,科學共識要求我們現在就必須減少使用化石燃料。同時,資金仍在流向化石燃料產業;國際能源署(IEA)表示,今年單是新增資金就超過1萬億美元。

阿爾-賈貝爾身兼COP28主席和全球最大石油公司之一的ADNOC首長,面臨著調和這兩個現實的任務。他穿著傳統白色镍和運動鞋,在酒店的會議室接受我訪問。他既是批評的目標,也代表著可能性。他告訴我說:「淘汰化石燃料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必要的。」同時,他表示,世界目前還沒有準備好完全脫離石油和天然氣。「我們必須實事求是,」他說,「在建立新的能源體系之前,我們無法立刻切斷世界與現有能源系統的聯繫。」

Sultan Al Jaber Time Magazine cover

通常,COP主席在技術性的氣候政策問題上扮演協調各國立場的角色。但阿爾-賈貝爾採取了不同的做法。他邀請石油和天然氣公司參與,重視私營部門的氣候解決方案。在阿爾-賈貝爾看來,COP28的成功,以及更廣泛的氣候變化對策,取決於私營部門的參與和市場條件的轉變,不亞於技術性談判。他表示:「將出現一場范式轉移。政治過程需要私人資本和商業思維的很好補充。」

成功遠未定論。「商業思維」未必適用於200多個國家之間的外交談判。公司尤其是石油和天然氣行業的公司,在實踐氣候承諾方面也缺乏良好紀錄。一些批評人士認為,阿爾-賈貝爾不過是化石燃料產業繼續推遲全球氣候議程的代理人。阿爾-賈貝爾表示,他處於獨特的位置可以協調氣候鬥爭中的各方利益。

這場辯論將定義即將到來的COP峰會。我們需要開始淘汰石油和天然氣,同時管理我們經濟體系對化石燃料的依賴。阿爾-賈貝爾提出的「實事求是」觀點不無道理,但無人知道他版本的「實事求是」將引導到何方。在阿布達比,我訪問了美國前總統拜登的氣候特使約翰·克里。他一直支持阿爾-賈貝爾,但也認同困難。克里表示:「結果可能成功,也可能失敗。讓一個石油和天然氣生產國主辦COP,或許可以看作一場實驗。這就是最大的問題。」


乘坐直升機從阿布達比飛往目的地的途中,我從窗外看見阿拉伯沙漠經典景象:一望無際的波浪狀沙丘。另一側窗外,是一片科幻般的太陽能電池板區域,面積超過曼哈頓島。我們降落近距離觀看這片近900英尺高的集光塔,塔上裝載著吸收和儲存周圍7萬面鏡反射陽光的熔鹽。

阿爾-賈貝爾的團隊安排這次直升機之行,目的是展示阿聯在氣候工作方面的成就,尤其是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馬克圖姆太陽能公園,是世界上最大的太陽能發電項目之一。我同樣對直升機起飛地點感興趣:從阿布達比的直升機停機坪,短暫地俯瞰了60年前仍是貧困社區的地方,現在已經長滿摩天大樓。遠處還能看見阿聯部分海上油井,每天出產近300萬桶原油。

阿爾-賈貝爾位於這個能源生態系統的核心。50歲的他同時擔任ADNOC首席執行官和馬斯達爾公司(Masdar)董事長,後者是他共同創立的國有再生能源公司,目前在40多個國家開展項目。他告訴我,2016年被任命為ADNOC首長,就是為了「未雨綢繆」,應對全球從化石燃料轉型的大環境。「他們希望實施明智的進取變革,」他說。

「進取」在這裡是一個相對概念。阿爾-賈貝爾沒有承諾ADNOC將減少原油產量,也沒有為公司轉型為再生能源公司制定路線圖。相反,公司將投資超過1500億美元在擴張項目,包括到2030年將原油產能提升到每天5000萬桶。其中很小一部分,150億美元,用於減少石油開採過程中的溫室氣體排放。雖然如此,工作已取得一定成效:海上油井現在使用電力運行,並利用數字工具對浪費能源地方進行劃分。公司還開始建設大規模碳捕集、利用和封存項目。

solar panels at 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 Solar Park

作為COP28主席,他呼籲其他石油公司前來杜拜,承諾控制甲烷(一種強效溫室氣體)泄漏,並實現自己的碳中和。他表示:「如果不是我在這個行業取得的成果和向大家展示的成果,我就無法說服他人。」與部分國有石油公司的對話並不容易,有些公司對更進取的提議持保留態度。

阿爾-賈貝爾將自己的方法描述為「實事求是」。石油需求仍在高漲,即使在最激進的減碳情景下,到本世紀中葉我們仍將需要部分供應。他認為,我們使用的任何石油都應該是碳含量最低的。這對阿聯和沙特阿拉伯尤其重要,因為當地的石油生產成本極低,很可能比世界其他地方的石油在全球能源組合中保持更長時間。

確實,僅通過減少石油和天然氣的碳足跡是不夠的,有人認為這不過是行業的掩飾。這一行業的運營占全球與能源相關的15%排放,但真正的問題在於它們出售的產品。9月,聯合國一份評估報告指出,「淘汰所有未經處理的化石燃料」是實現巴黎協定目標「不可或缺」的。

所以,以一家主要化石燃料公司負責人的身份擔任領導職位,阿爾-賈貝爾受到的批評也就不足為奇。超過100名環保人士和組織在9月聯名致信COP28主席,要求不再邀請石油和天然氣公司參與峰會。

本文由第三方內容提供商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對此不作任何保證或陳述。

領域: 頭條新聞,日常新聞

SeaPRwire 為全球客戶提供多語種新聞稿發佈服務(Hong Kong: AsiaExcite, TIHongKong; Singapore: SingdaoTimes, SingaporeEra, AsiaEase; Thailand: THNewson, THNewswire; Indonesia: IDNewsZone, LiveBerita; Philippines: PHTune, PHHit, PHBizNews; Malaysia: DataDurian, PressMalaysia; Vietnam: VNWindow, PressVN; Arab: DubaiLite, HunaTimes; Taiwan: EAStory, TaiwanPR; Germany: NachMedia, dePresseNow)